您的位置:常州资讯 > 2020欧洲杯体育直播 > 汇源激进扩张典型样本:小县城“广撒网没鱼捞

汇源激进扩张典型样本:小县城“广撒网没鱼捞

作者:日期:

返回目录:2020欧洲杯体育直播

汇源在泗水县椿树沟的厂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彭斐 摄

“企业确确实实要当儿子养、当猪卖。”汇源集团老板朱新礼的金句在坊间广为流传。不过,在即将过去的这个猪年,汇源坏消息接连不断,朱新礼能够“当猪卖”的公司已所剩不多。

朱新礼提出“卖猪论”的2008年,正是汇源集团在全国激进扩张的时期。“卖猪论”提出的第二年,北京汇源集团在山东泗水县投资的山东圣水峪矿泉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水峪公司)开工。按照官方披露的数据,汇源计划总投资22亿元在泗水建设4个项目,但这些项目却没有一个“养肥”,更别提“当猪卖”。

汇源在这个小县城的投资可谓是其“广撒网没鱼捞”式激进扩张的典型样本。在项目开工10多年后,朱新礼在泗水县陷入尴尬局面:号称22亿元的投资规模,并未留下相应产出,不仅没有进入规模以上企业统计,当地政府甚至搞不清楚汇源集团的投资意图。

2020年1月上旬,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时,多位在汇源系有过工作经历的人士表示,布局“大农业”分散了有限的企业资源,带来了更多经营成本的压力,这基本可以说是汇源当前处境的一个缩影。

号称20亿投资,可年收入不足2000万

10多年前,汇源的到来,让圣水峪这个纯山区乡镇兴奋不已。这里的矿泉水、农产品资源,也让“果汁大王”承诺要投下巨资。

泗水县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09年,该县成功引进安徽海螺和北京汇源国内两大行业龙头,结束了泗水县无“中国500强企业”投资的历史。

而来自汇源的这笔当地颇为看重的投资,最早始于2007年。当年2月,作为当时中国唯一拥有完整产业链的果汁生产商,汇源集团旗下的汇源果汁(01886,HK)在中国香港上市,成为在泗水县投资最早的上市企业。

图片来源:泗水县人民政府官网截图

泗水县人民政府网站在“2015中国食品工业软实力建设”热点专题中曾这样介绍汇源对当地的影响:“2007年,北京汇源集团在我县投资兴建了山东圣水峪矿泉水有限公司,拉开了我县大项目建设的序幕,随后,北京汇源集团先后又投资建设了北京汇源集团泗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汇源集团葡萄酒基地项目,使我县成为汇源集团一处重要生产基地。”

不过,从官方资料来看,汇源集团投资的圣水峪公司开建,却是在两年后。

根据泗水县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总投资20亿元的汇源工业园,一期投资3亿元主要生产天然矿泉水,自2009年7月份开工建设已投资2.74亿元,4条生产线2条已建成投产,实现当年签约、当年投产。

然而,这个被当地政府寄予厚望的项目,此后10余年的发展成果,多少有些令人失望。

汇源泗水项目椿树沟厂区远景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彭斐 摄

“前几天人力资源部公布的数据,一共有正式员工43人,(椿树沟、毛沃)两个厂区共6个保安。”一位汇源集团泗水项目的正式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在一位当地政府人士看来,虽然企业生产的自动化程度要高一些,销售也可以借助集团的优势,但43个人确实有点少。更为尴尬的是,当初号称20亿元的投入,在经过10多年发展后,并没有形成相应的规模。

“他们不算规模企业,规模企业的标准是年收入在2000万元以上。”1月上旬,在提到汇源集团在当地的投资运营情况时,泗水县工信局一位人士向记者表示。

朱新礼亲自奠基,投资5亿的甘薯项目只活了6年

相比于投资与人员配比、产出的不均衡,汇源项目在泗水当地项目的发展也没有达到预期。

1月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位于圣水峪镇椿树沟的圣水峪公司看到,这里原本是北京汇源集团泗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源泗水生物)的所在地,但这个当初朱新礼亲自出席奠基仪式的甘薯项目,在2017年下半年就停止了生产。

汇源泗水甘薯项目所在地,在甘薯产线停产后,这里成为圣水峪公司所在地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彭斐 摄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